“我是副市长,只有我才能喝15年的茅台酒”

时间:2020-11-16         浏览次数

原标题:“我是副市长,只有我才能喝15年的茅台酒”

10月29日,《中国纪检监察报》刊出了一篇标题极简的文章??《特权要治》。文章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政府原党组成员、副市长李伟为典型,剑锋直指担任领导岗位的党员干部耍弄“特权”的不良现象。其中,李伟给自己、老板和下属喝的酒“分级”、要求私营业主安排外籍保姆为自己服务,向管理服务对象要菜要肉等做法,令人十分不齿。

就在这篇文章发表的前一天,《中国纪检监察报》刚刚以一篇重磅报道披露了李伟的违纪违法的具体情节。此前,2020年3月22日,李伟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,并于4月15日被留置。没过多久,李伟就于9月23日正式被有关部门处以了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的严厉处分。

李伟曾在国资系统长期任职,对于那段时期,有关部门并未查出什么出格问题。但是,随着李伟于2012年升任乌鲁木齐县委副书记,随后又先后升任县长,乌鲁木齐市人民政府党组成员、副市长等职。工作性质、职务的变化,使他愈发迷恋“当官”的感觉,同时也激发了他的贪欲和对“特权”的喜爱。

升官之后,李伟往往对各路“老板”的请托事项照单全收,甚至还洋洋自得地说:“我的本事大、关系广、朋友多,什么事经我协调后,基本上都能办成,没有我干不了的事。”李伟在满足了自己贪婪欲望的同时,痴迷于“当官”后拥有的特权和地位。

为了展现副市长的“地位”,新疆国际会展中心也一度成了李伟的“自家会客厅”。2018年9月,第六届“中国?亚欧博览会”结束后,李伟多次请亲朋好友在会展中心聚餐饮酒。听到赴宴亲友称赞就餐环境高端、大气、上档次,李伟非常受用,甚至大言不惭道:“我要的就是和其他人不一样的效果和环境,会展中心是我的专用资源,你们再有钱,平时也体验不到这种服务。”

李伟认为自己处处高人一等,与其他人不一样,必须有特别的安排。在接受老板宴请吃喝时,他在酒桌上刻意把人分三等,对应的酒也分三档??自己喝15年的“茅台”,老板喝“水井坊”,下属喝本地产的“三道坝”。他说:“我是副市长,怎么能和他们喝一样的酒?必须有差别,只有我才能喝15年的茅台酒。”

对此,《特权要治》一文精辟地评价到:“身为领导干部,李伟自认为高人一等,在工作、生活上处处要求与其他人不一样,其本质是特权思想的根深蒂固。从案件查处情况看,特权思想往往与贪污腐败共生。有的人居官自傲,不把自己当公仆,大行特权之道,贪念滋长、私欲膨胀。”

领导干部对“特权”的贪恋,总是与不受节制的权力相伴相生,因此,沉迷“特权”显然不会是李伟一个人特有的问题。此前,云南城投集团原党委书记、董事长许雷被查处违规乘坐飞机头等舱222次,超标金额达28.6万余元。四川省旺苍县委原书记刘亚洲则被查出在公共区域设置独立卫生间,并安装指纹密码锁供其专用。其中,像“给卫生间装指纹锁”这种小家子气的做法,听来甚至令人发笑,而这也充分反应了权欲对这些官员的心态造成的扭曲。

致力于行使“特权”的落马官员还有不少。2012年,山东省原副省长黄胜被查。当时,在山东省内,有关黄胜是“黄三亿”的民间传闻比比皆是,而与这些传闻相比,黄胜滥用权力问题的最大的“实锤”证据,就是他在德州经济开发区主持建立的一栋巨大办公楼。在去省政府赴任前,黄胜作为德州市委书记,在经济开发区修建了一座豪华办公楼。这栋办公楼不仅过于豪华,而且还有一个令人大跌眼镜的特征,那就是其形状像极了黄胜的“黄”字。

2017年被“双开”的重庆市武隆区政协原主席张晓江也是一例。据查,张晓江曾经不顾滨江新城管委会班子其他成员和干部职工反对,“强力督办”,将办公大楼内的职工阅览室改建装修成了一个KTV唱歌房,多次在此唱歌、喝酒、娱乐,全然不顾自己的职责和党政机关的形象。

特权是最大的不公。对此,广大党员、干部要自觉同形形色色的特权思想、特权现象作坚决、持久的斗争。正如《特权要治》一文表示:解决这一问题,一方面要“治权”,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,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,让干部习惯在受监督和约束的环境中工作生活,权力就难以“特殊”、无法任性;另一方面要“治心”,干部必须树立“权为民所赋,权为民所用”的权力观,处理好公和私的关系,始终心系人民、敬畏法纪,做到心有所戒、行有所止。

资料来源:中国纪检监察报、法制日报等